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投稿:马小燕 2022-05-27

投稿: 马小燕
学校: 乾潭二小
2022-05-27

手机查看

雪是美丽的,纯洁的,寒冷的日子,她化身为圣洁的使者,为人们带来冬的信息。

雪花很美,这是毋庸置疑的。但令我不解的是:为什么——她甘愿从天上落下来,最后化作一滩平凡、常见的水呢?也许是她想为世界增添一些美好?可她来的时候,人们也不会将太多的心思放在她身上,她将留着些什么痕迹呢?——一滩平凡、常见的水?她纯洁地向这世界问候,转眼间也会与这世界无声无息地告别吧?但不能平的——为什么她偏要白白走这一遭啊?

幼年时,我问母亲:“妈妈,这雪,从哪里来?又往哪里去?”母亲抚摸着我的头:“这雪,从雪之国而来,往雪之国而去。”我不禁疑惑:“雪之国?那是个什么地方?有神仙吗?雪之国是国,那一定会有王子与公主吧?”母亲笑了笑:“傻孩子,当然有神仙了!但没有王子与公主,那里住着一个雪仙,长头发与雪一样洁白无暇,眼睛是海蓝海蓝的。只要她一哭,她落下的泪水便会结冰。”因为当时还小,懂得不是很多,我便天真地信了母亲的话。

又是一年冬天,我已不再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孩儿了,我在小学学习了五年多,已经临近毕了。我已经如道雪是从哪里来、又往哪里去了,可我还是会问母亲:“妈妈,这雪,是从哪里来?又往哪里去?”母亲已不再像当初那样回答我了:“傻孩子,你不是学过了吗?”

雪还是幼年时的雪,一点儿也没变;可母亲的话却变了。这是为何?我至今都不知道,或许是我也变了,已不再是从前那小孩儿了,可人还是从前的人啊。大抵是我已少了幼年时的那份天真、那份活泼。

至今我还不知道幼时为何那么喜爱雪,虽说现在也爱,但不是幼年时那种喜爱的方式了。幼时见到雪,便想着堆雪人、打雪仗;而现在见到雪,便想着去雪中漫步,任她覆盖我满头满身。

我爱雪,爱她的春节、美丽,爱她无声无息到来,无声无息地离去,爱她为这冬日增添一丝风趣。雪总是会勾起我许多的回忆,喜悦的、痛苦的、忧伤的、兴奋的……各种回忆,各个不同。

这个冬日的雪,勾起了我六岁那年的回忆。

那天天气阴沉,天气预报说会下雪。邻居家的姐姐与我约好一同去赏雪、玩雪。姐姐很早就在楼下等候我了,我赶忙换好衣服,以免她等得太久。

我们来到公园的湖边,沿着湖畔走了不知多久,雪还没下下来。本以为雪景要泡汤了的我俩失望至极地搓着冻僵的手,没想到雪花开始飘舞起来。一片,两片,三片……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原先光秃秃的枝头都堆积了一簇一簇的雪,这不正应验了“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句诗吗?

那天的雪花是那么洁白,那么轻盈,仿佛千万个从天而降的小精灵,抚慰了我们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的身体和在等待中一点一点坠入深谷的心灵。那件事己经过去许久了,我记不太清了,也记不清当时姐姐是怎么与我告别的。

离开家乡好几年了,不知邻居姐姐如今过得怎么样。雪还是从前的雪,人已不再是从前的人了……


乾潭第二小学六(3)班  麻冰玉

指导老师 马小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