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那一根白发

投稿:陆亚萍 2022-05-18

投稿: 陆亚萍
学校: 新安江一小
2022-05-18

手机查看

  每天,我都在妈妈的叫声中起床;每天,都要学习许多的新知识;每天......每天都过着开心快乐的日子,在那某个瞬间,就那一刻,我觉得我长大了。

  记忆像一艘小船把我带回到了一年前的某一天,那是星期六,因为妈妈店里有客人来了,她匆匆的出了门,出门前叮嘱我和表姐要把地拖好,顺便把几只碗给洗了,把油烟机搽搽,虽然吧我什么都擅长做,但油渍和污渍是我最讨厌和害怕的,看着黑漆漆,粘哒哒的感觉,我走进厨房,用那嫌弃的眼神瞧了瞧,对着在客厅的姐姐喊道:“姐,我们两剪刀石头布,谁输了做厨房卫生,赢得拖地搞客厅卫生。”姐姐看着我笑着点了点头,果不其然,我赢了,哈哈哈哈“终于不用搞厨房间卫生和洗完了!”我暗自开心着。

  开始拖地咯,我先把桶里装满水,拿起拖把上下来回抽动着,开始拖地。刚开始拖时觉得真轻松,心里暗自得意“拖地真是简单,对于我来说更是张飞吃豆腐——小菜一碟,哈哈哈很快我就可以休息看电视啦!”这头拖到那头,又从沙发拖到桌旁,累死我了,一个来回我已经有点冒汗了,我放下拖把,蹲下身子,用手敲敲背,又揉揉脖子,“我平时看妈妈拖地不是挺轻松地么?我咋会这么累,估计妈妈是大人,我是小孩的关系,我就边休息边拖。”咦,这么多脏东西,这一根白白的是什么呀?我用手捞起那一堆脏东西里的某一根,是根白头发呀,看着长短估摸着是俺娘的。休息完了继续起身拖地。

  来来回回耗费了大半个小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地拖完了。现在的我满头大汗,筋疲力尽,手脚都开始“罢工”了,我虚弱的直接瘫痪在沙发上,心想“好累呀!拖地这玩意儿看着简单,其实也耗费体力的,妈妈平时又要拖地,又要做饭,又要洗碗洗衣服,那不是更累?”于是我拖着沉重的身体来到厨房:“姐,洗碗是不是不用力气更舒服啊?我都快累死了。”姐姐一边洗着抹布,一边说道:“累呀,洗碗还要小心翼翼,碗里盘里都是油渍,打洗洁精也得注意手滑,边洗边要小心水溅到衣服上,洗完还得用干净的布搽干净。”顿时,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妈妈每天去开店,守店,有时晚上很晚回家,天还漆黑的她又要去进货,周末要送我去上课,要给我做好吃的,还要给我买好吃的,好玩的,难怪妈妈都有白发了。”妈妈回来了,看到妈妈我急忙跑到她身边,窝进她怀里,用手摸摸她的头发,妈妈,你辛苦了,看着她发间若隐若现的白色,看着妈妈慢慢变老的容颜,我的鼻子一酸,双手搂紧了她的背。妈妈是孩子的大伞,在他们的呵护下,我们在健康的长大,也希望在成长的路上,妈妈你慢些老去。

  

 新一小501钱芷杉

指导老师 陆亚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