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粉红色的茶花

投稿:井然涤 2021-11-20

投稿: 井然涤
学校: 明镜小学
2021-11-20

手机查看

上课铃声响了,校园安静下来。执勤的丁老师正巡视着校园,突然听到“嘤嘤”的哭声。她循声找去,在粉红色的茶花下,她发现一个没穿校服、一身黑衣的女生,走近一瞧,竟是六二班的“小魔女”白念。

在丁老师发现白念时,白念也注意到了有人走近。一抬眼,白念发现来人是丁老师,愣了一下,慌忙背过身去,对她说:“丁老师,我没事。你,你快去巡视吧!”说这话时,白念肩膀正耸动着,显然是还在抽泣。

丁老师慢慢坐到了白念身边,温柔地说:“白念,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不用憋着。”

白念转过身,深吸一口气,清秀的脸上沾满了泪水。“老师,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是这副样子吗?”

丁老师打量了一下白念:上身穿着黑色的打底衫,外面套了件黑得发亮的皮衣;下身穿着黑色紧皮裤,脚踏一双小皮靴,右耳上还挂着一颗小水钻做的耳钉,完全不像一个学生。

“呃,不知道。”

“那是因为,我不想像我妈妈那样!”白念神情激动,手不自觉地攥成了拳头,接着说道:“我妈妈就是因为太温和,太守规矩,才会被我爸爸……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他把我妈妈的家底败光,然后就和她离婚,留下我和她。我妈妈在一个月前去世了,只能让外公外婆照顾我。班里那群家伙,他们是什么东西?居然敢随便议论我妈妈!”

说完这番话,白念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好像她说出了什么天大的秘密。稍微平静一点后,她又补充道:“我不想做什么小魔女,我扮成这副样子,只是因为——我可以做美丽的玫瑰。但我的美,必须带有爪牙,我不能像我妈妈那样,美得软弱可欺,像朵娇小脆弱的菟丝花!”

“啊!”丁老师的面容逐渐变得严肃:“听好了,白念。你的爪牙不应是奇装异服,而是一身傲骨!就像这粉红色的茶花,别看它娇艳美丽,可是敢傲立在初春寒风中的花朵,只有它一个。茶花是如此,你亦是!”

白念听完,依然坐着一动不动,但眼睛变得亮亮的,里面的迷茫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激动。紧握着的手也已经松开,手心里有四个弯月形的红印,显然是指甲掐出来的。她慢慢站起来,向丁老师轻轻说了一句:“谢谢你,丁老师!”然后飞奔回了教室。丁老师坐在山茶花下,眉眼含笑……

第二天一早,丁老师在校门口视察。第一个学生正向她走近。晨风中,学生的面容逐渐清晰。不是别人,正是白念。她清秀的脸上含满笑意,和那粉红色的茶花一起,傲立在春风中。



明镜小学603班井然涤

指导教师张晓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