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手机

投稿:黄菊珍 2021-04-19

投稿: 黄菊珍
学校: 乾潭二小
2021-04-19

手机查看

“星期五,终于到了!”我迫不及待地问父亲拿手机,“爸,我手机呢?您说好给我的呀!”

      父亲走到我身边,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调侃我:“上个星期已经超支了,拿不了!”

      随后,紧接着是一阵沉默。我笑了,不说话;父亲笑了,更不说话。

        我打破了这种尴尬的气氛,涨红了脸,气急败坏地说:“可是都说好了啊!答应给我的,两个小时而已,好不容易放松一下,过一个安逸的周末,怎么能不守承诺呢?”

      父亲依然笑着,语重心长地说:“你都没有遵守承诺,我又该如何遵守呢?孩子,你未免太自私。已经说好了两个小时的额度,上个星期透支,自然要用这个星期的时间来补!”

      我苦笑着,冷冷撂下一句话:“不给就不给!”心想:为什么父亲如此冷血无情,只不过是两个小时啊!

      我冲向房间,不愿看见父亲和他的笑容。“啪”房门关上了,我指着墙壁说:“真是虚伪,笑面虎……!”我不知道为什么,骂着骂着就累了。我蹲在角落,小声嘟囔着:“会不会是我做错了呢?真的是爸爸的错吗?”说着又摇了摇头:“不,不行,我只不过想要两个小时罢了!”

      我又转念想了想:唉!的确,我确实不该如此,爸爸难道不是在为我着想吗?我低下了头,觉得没有颜面再见父亲。我为什么要因为这两个小时而和父亲吵得不可开交呢?

      从门外传来父亲的声音:“吴铭昊,你为什么要这样呢?我已经连续说了两天了,要把草稿纸带来,还有,你的修正带呢?怎么可以不守承诺呢?”这是父亲朋友的孩子,这几天在我家学习,慕名而来。

我心里好像扎进了万根钢针,说不出话来。不知父亲这话是不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心里觉得不是滋味,又躲在角落里抽噎着,很久很久……

     “小桀,小桀,醒醒!”

      我努力地睁开双眼,看见的是面带笑容的父亲,只不过比昨天憔悴许多,这已是第二日的事了。

      父亲看着我,怔了一会儿,半天才努力地挤出一个字:“你……你还好吗?”

      我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低下头,低沉地说:“嗯,还好。”想想又说:“感觉要比昨天好。”抬起头看看父亲,又说:“比您要好些……”

      我们面面相觑,一次沉默了,气氛安静地可怕。突然,我破涕而笑,不说活;父亲也微笑着,更不说话……

      父亲小心翼翼地问道:“昨天晚上是哭了吗?是……因为手机?”

      我轻轻摇了摇头,低下头,却又怎么也抬不起来,觉得有千斤重。

      父亲笑笑:“不管怎样,我把手机放桌上了,想看一会儿吧!

      我面对着墙壁:“我有那么好的条件学习,人家都慕名而来,我却不好好珍惜。还在这计较那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如果玩游戏,只能玩3把!而看书,却能比3多得多的页数!我不该虚度年华,负了这大好时光。”

      我从桌上拿起一本书。

 ……

    “ 沈从文的文章我喜欢!我信守了对自己的承诺!”

      手机静静地躺在桌上,表面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灰。而手机旁边,是一本一本堆得比山高知识比海深的书……

                                                                      乾潭二小 602 邵婧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