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时光不老,友谊不散——读《撒野》有感

投稿:江静晨 2020-01-07

投稿: 江静晨
学校: 大洋初中
2020-01-07

手机查看

昏黄的灯光下,我看着《撒野》中蒋丞与顾飞的成长,眼眶不禁有些酸涩,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一张眉眼弯弯的笑脸。

但我告别小学生涯,踏上初中新征程时,周围没有一个朋友,为什么?因为同学们觉得我高傲,不屑与她们混为一流,孰不知,我只是不知该如何去与陌生人交流罢了。在那段时间,我一个人独来独往,成为了有名的“独行侠客”直到那一天,我清晰的记得,那天阳光很好,风也不来烈,这也许就是上天冥冥之中的安排吧。我是属于典型的文科生,偏科特别厉害,看着试卷上红晃晃的叉,眼莫名的刺痛了,和我一向不合的晓文嘲讽般的勾了勾唇:“哟,42分,比上次有进步啊!”我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言语,并不将她放在心上,晓文却将我的默不作声当作无话可说,从我手中一把夺过试卷,朝其他同学大声嚷嚷道“看啊,人才,才42分的人……”话还没说完,试卷就被一只纤细的手夺去,我看向那只手的主人,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衣,因为营养不良,女孩的脸呈青灰色,皮包骨头,整个人纤细得可怕,仿佛轻轻一阵风就会吹去可就是这样一个女生,却踏着霞光而来,身后光芒万丈。最让我注意到的是她的那双眼眸熠熠烁烁的好像星河,眼波流转,摄人心魂。她将试卷还给我,并对我发出了一个充满善意的笑容,我愣了,似是被她那酒窝儿醉到了。她是第一个到初中以来朝我笑的人啊。她拿起晓文的试卷,上面赫然写着59分给同学看,晓文有些恼羞成怒,伸手去抢,被她轻而易举地拦了下来。她笑了笑,真是个爱笑的女孩儿,我想“59分和42分都是不及格,而59分却是最大的失败者,你,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晓文涨红了脸,跑了出去。女孩走到我面前,伸出手扬起了笑容,“你好,我是顾安,很高兴认识你。”我看向她,缓缓的笑了,然后毫不犹豫转身离去,不顾背后人的气急败坏。她以后肯定不会来找了,我以为。可是,从那以后每一次的辱骂和欺凌却多了个人手持刀锋护我安然,人如其名,顾安顾安,顾我以安。真是个好名字,顾安将我救赎,唤醒沉沦的我,她就像无尽黑暗中的一线光明,驱赶了魑魅魍魉换我以初生的日光。忽而发现我已离不开顾安,她悄无声息的进驻了我的生活,我,似乎也因她改变了。顾安的理科出类拔萃,在她有意的指导下,我的理科似坐了火箭般升的飞快,从班中倒数升到了中上。学期考试后,顾安因为成绩异常优异,

转到了城里的重点中学,离别之时,我看向她的眼眸,认真地对顾安说:“小安你是我的救赎,我的骄傲,我的心之所向,我会追上你的,等我。”顾安笑了,笑得眉眼弯弯,却无言。顾北走了,我却振作了起来,因为我觉得,伯牙与子期之间不应该是“子期死,伯牙终身不复鼓”这样的结局,若我是伯牙,子期死我会铭记他一生,但绝不会就此放弃琴艺。因为,琴,也承载着子期对伯牙的期翼。不错,子期是伯牙的唯一的知己,但我想子期绝不会希望看到伯牙因他的死,而终身不复鼓。这样的伯牙,子期在碧落黄泉也终难安吧。我不会做子期死不复鼓的伯牙,我会向着东山的太阳,迎着顾安的方向一路狂奔,我不会感到丝毫的疲惫与灰心,因为她带给我的爱与勇永不会消失殆尽。我与顾安的故事让我想起了王小波曾写下的一句话:“当我跨越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我想,我与顾安会是彼此唯一的坚硬盔甲亦是软肋。就像《撒野》文章最后作者的一句话“没有谁的生活会一直完美,但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看着前方,满怀希望就会所向披靡”。这是作者予我们的祝福,亦是我们的目标。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我相信每一次的分别,都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再一次相遇。我们的故事已告一段落,梦想还在继续。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爱,会简单很多,也会空虚很多,愿每个人都能被温柔对待,愿这个世界多点希望,多点爱,顾安,我们,再会!



大洋初级中学904班 包玲

指导老师:李文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