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夏日的温暖 ---读《最后一头战象有感》

投稿:叶丽飞 2019-12-22

投稿: 叶丽飞
学校: 新安江一小
2019-12-22

手机查看


踏进书店,缕缕书香在我的鼻间萦绕。我迫切地在书海中寻找着。一双孤独而又略显忧伤的眼睛,映入我的眼帘,而这双眼睛的主人是一头大象。

1969年春天的一个早晨,在战争中唯一幸存的战象嘎羧,向收养它的主人要回了自己的象鞍,异常精神的它,独自出发,来到了26年前埋葬着它战友们的百象冢,挖了一个很大的坑,把自己埋了进去,和它的战友们永远在一起。

翻过一张张书页,此刻心中满是感动、敬佩交织在一起。26年,那些战友,嘎羧从未忘记过它们,而在这一刻,它们相聚在一起。这样的友谊,又怎不让人感动羡慕呢?闭目思绪良久,这让我回忆起那个夏天……

徐徐清风吹来,却也抵不过那火红的太阳。也不知是中暑还是经过了3节课的剧烈运动后,我坐于教室,竟感到想吐,头越来越晕,坚持不住了,才告知老师。“怎么了?”老师亲切问道。“她说她难受”,“她想吐”,旁边两个关系很好的同学回答道。 而此刻的我已经难过得说不出话来了。“叶老师,让我陪她去卫生间吧!”陈静,坐在我前桌的女闺蜜说。我站起来都有些吃力,陈静扶着我,一步步走着。接过张子翎递来了的纸巾,却没来得及说谢谢,一股难受恶心劲儿涌了上来,吐出来后,用纸巾擦拭着嘴角的唾液。好不容易坚持到了卫生间的水池边,还是难受,想吐却吐不出,我用清水冲洗泛红的脸颊,陈静边轻轻拍着我的背,边轻轻地问着:“好点儿了吗?”又拿给我纸巾,让我擦脸。拍了许久,才感到平缓了一丝,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我不是真的想哭,但或许是生理反应吧,泪水中还夹着几分感动与难受。“你看我,眼泪都自己流出来了。”我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与陈静说道。陈静只是扶着我,看着我,微笑着,递给我一张纸巾,“我小时候也吐过,也哭得很厉害呢。”我知道陈静想逗我笑,让我开心点,才故意这么说的。

稍缓过来一会,陈昱蓉也来了,一边“嘲笑”着说:“朵,吐了些啥呀,一堆黄色的,我拖了好久的地呢,”一边还问我好些了没。我当然也知道 ,她是关心我,主动这么说,是不想让我尴尬。“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呢。”我笑着回应她。她们陪了我好一阵子才一起回到教室坐下。叶老师与同学们都投来了关切的目光与亲切问候,让我的难受烟消云散,只觉得心中好暖。

是呀,作者与嘎羧的友情,嘎羧与战友的友情,我与伙伴们的友情,都是炽热的。友情是无价的,是无可替代,更是珍贵的。

风吹动书页的声响,惊动了我,嘴角浮起一丝微笑。

我合上书本,把书放进书架。挽起她们的手……


新安江第一小学 六(四)班

吴陈若菲

指导老师:叶丽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