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投稿:蔡春兰 2019-11-14

投稿: 蔡春兰
学校: 乾潭一小
2019-11-14

手机查看

爸爸常说:“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那是初春的一个周末,春雨就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没有告诉任何人,春天就那样悄悄地来了。我和爸爸妈妈从下包奶奶家回乾潭,虽说已是春天,但还是很冷,我躲在雨披里瑟瑟发抖。

快到丁畈了,可摩托车突然停了下来,我疑惑地刚想探出头,就听见爸爸说:“看,前面有个老奶奶摔倒了,去把她扶起来吧。”妈妈赶紧阻拦“不行,到时别人赖上我们怎么办?”“难道就任由老奶奶躺在地上吗?多冷啊!”我把头探出了雨披,可能是受了我的鼓舞,爸爸翻身下摩托车,朝那老奶奶走去。我和妈妈也下了车,想要搭把手。
老奶奶此刻正躺在地上,腿上有一道疤,已不再淌血。但是旁边的石头上却还残留着血迹,没有被雨水冲刷掉。老奶奶头发花白,满脸布着皱纹,一只手扶着腰,不住地呻吟。我和妈妈一人扶着她的一只手,爸爸则问了她的电话号码,急匆匆地打了过去。妈妈狐疑地盯着老奶奶,说:“你待会儿可别说是我们撞的您。”老奶奶有气无力地说:“我晓得的。你们是好人,刚才过去这么多辆车,只有你们扶我。”妈妈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

蒙蒙细雨打湿了老人的头发,裹着外套的她在我们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走到大树底下,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我忽然起身,灵机一动,把雨披从摩托车上扯下来,披在老奶奶身上,然后把雨帽给她带上。老奶奶的脸上不再淌着雨水了,也渐渐地不再发抖。妈妈欣慰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对老奶奶嘘寒问暖。

不一会儿,爸爸就招呼老奶奶的家人过来了,老奶奶对我们千恩万谢一番,再把雨披还给我们,才肯离去。

凉丝丝的雨点儿落在了我的脸上,我望着老奶奶离去的背影,忽然感觉不到起初的寒冷了,却感受到了属于这个春天的暖意。

乾潭第一小学六(4) 章文迪

指导老师 蔡春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