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微笑

投稿:叶丽飞 2019-11-05

投稿: 叶丽飞
学校: 新安江一小
2019-11-05

手机查看

邻居家的老太太总是痴痴地笑着,她的笑容有些古怪,笑声也有些令人心里发毛,所以我每次见着她,总假装没看见,低着头径自往家走。 

 由于都住在顶楼,家也都是两层的,一层是客厅与房间,二层则是阳台与厨房, 那天,我走进厨房准备透过窗户看看阳台上的花怎么样了,一看可不得了,邻居老太太竟摘下了花,老太太见着我,又痴痴的笑起来,把花塞到我手里,念叨着:“花…花要…花要送给..送给阿蔬…”她有些口齿不清。 “我才不是阿蔬!”我有些恼火,推开她,花也散落了一地。 老太太愣了愣,拾起花,轻轻将花上的灰尘拂去,说:“哦…你不是阿蔬啊…阿蔬..她在医院里…”随后转身,跨过矮矮的,用于分割两家阳台的护栏。“她怎么这样,喜欢花说一声,我也会送给她啊,真是奇奇怪怪的。”我暗暗地想。 我对老太太的印象一直不大好,直到那一天,我听到楼下的大妈们又在咬耳朵: “你们知道吗?五楼的老婆婆有精神病呢!” “怪不得哦,神神叨叨的。” “哎,她也是可怜人,她孙女出了车祸,死了,她老人家平时最疼爱那小孙女,事发后,年纪大扛不住,就疯了!那孩子叫啥来着…好像叫..叫阿蔬。” …… 我呆住了,原来老太太口中的阿蔬不是别人,是她意外离世的孙女,她摘得花也是送给孙女的,她一直相信着自己亲爱的小孙女并没有离去,只不过在医院罢了。我有些愧疚,那样对待老太太。没过几天,我带着一盆花,敲了敲老太太家的门。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她不耐烦地问:“你找谁?”我轻轻说:“那个老太太。” “你说我姑妈啊,她在医院!”她说完嘴里还嘀咕着:“神经病的老太婆终于出这个家门了!”说完便关了门。 我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回家。一个月后再来问,才知,老太太已经不在了,她走的时候,据说脸上是笑的。我想,一定是她的孙女来接她了吧。 我坐在阳台的石凳上,抱着那盆原本想送给老太太的花,看着蔚蓝的天空。兴许是我眼花,我竟看到老太太在对我微笑,那笑容不再古怪,很甜,很甜…… 


 新安江第一小学六(4)班 张祖妍 

 指导老师 叶丽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