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月光幽幽

投稿:叶丽飞 2019-11-03

投稿: 叶丽飞
学校: 新安江一小
2019-11-03

手机查看

夜,静悄悄的,只有月洒下一缕淡淡的银光。天空幽蓝幽蓝的,俏皮的星星眨着眼睛,在云层中时隐时现。 在这个静谧的村庄里,住着一个活泼天真的孩子——铁蛋,他今年刚满七岁。

 这天,铁蛋正站在村口,兴奋地朝远处的公路望去哩!没过一会儿,一辆跑车渐渐驶入了他的视野。跑车是银白色的,就像柔和的月光。从车上下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架着金丝边眼镜,穿着笔挺的西装,脚上的皮鞋逞亮逞亮的,一看就知道他家境不错。他一下车,就亲切地唤道:“铁蛋!我从城里来看你啦!”铁蛋迫不及待地冲上去,一把抱住了表哥,“哥!俺可想死你喽!”拥抱过后,铁蛋好奇地打量着那辆跑车,问:“哥,这个铁盒子是啥呀?刚才跑得老快了。”表哥自豪地说:“漂亮吧,这可是跑车,要好多好多钱哩!”铁蛋的嘴巴张得能塞进一个鸡蛋,眼睛闪烁着憧憬。

这天,铁蛋和表哥久别重逢,聊了很多很多,两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很快,到了晚上,表哥在房间里看书,突然听见楼下传来了刺耳的“吱~吱”声,他忙下楼查看。跑到楼下,他发现,在他心爱的跑车旁,蹲着他亲爱的弟弟——铁蛋。只见他手里拿着路边废弃的一根铁丝,正在车身上全神贯注地刻着什么。在他孜孜不倦的“努力”下,跑车原本洁白的面容被铁丝划了十多道痕迹,变得黑一道,白一道,完全“毁了容”,样子惨不忍睹。表哥心里既伤心又生气,好看的眉毛拧成了一团麻,双手握拳,咬紧牙关,一把拽起铁蛋,用力地往铁蛋手上打。“哎呦!”铁蛋一声哀嚎,手中的铁丝掉到了地上。眼角流出了泪。表哥高声质问铁蛋:“弟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为什么晚上来划我的车?!”铁蛋低下头来,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表哥往车身瞄了一眼,立刻呆住了。车上刻着“我最好的哥哥,生日快乐!”铁蛋的字虽然歪歪斜斜,但字字流露着他的对表哥的爱。铁蛋小声说:“我想着,这辆车是哥哥的宝贝,我把我的祝福刻在车上,哥哥每天都能满满地感受我的爱了。”表哥的眼角划过一滴泪,落到地上,声音哽咽:“弟,对不起,我错怪你了!手还疼吗?”铁蛋笑着:“不疼了,哥哥不生气就好了!”表哥一把抱住铁蛋,泪水浸湿了铁蛋的衣衫…… 

 月亮爬上了树梢,幽静的月光照射下来,月光下两个孩子的心紧紧贴在了一起…… 


新安江第一小学 六四班  作者:徐一

 指导老师:叶丽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