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相遇

投稿:黄若芯 2019-10-27

投稿: 黄若芯
学校: 新安江二小
2019-10-27

手机查看


分离,是为了再一次相遇。

---题记

冬天,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进了寂寥的海棠林。

我深深浅浅的走了进去。

蓦然回首,花影重叠,竟掩了来时的路。

在拐过了几个弯后,突然前方豁然开朗。

精致的无名小亭坐落在深草之中,石子小路通向不远处的一座石桥,桥下流水潺潺,微风乍起,卷走枝头的残香,墨绿色的风铃挂在飞翘起的檐角,叮叮当当。

而这一切,似乎都为了那个身影而存在。

前方女孩身着殷红襦裙,轻柔绸料层层叠叠地垂下来。三千青丝轻轻绾起,缀以银色的珠花。她肌似浮雪,眉如远山,双唇是海棠盛开的颜色,抬眼间,眉目素洁如冰雪。女孩与我一般年龄,如花似玉。

女孩转过身,双眼中掠过一丝悲伤。她樱唇轻启:“若,你来了。”

我并不知道她是如何知道我的名字的。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我跟她很快成了好朋友,她说她叫宛雪。

我说:“雪,让我们一起去上学吧!”

在城外的那所校中,我跳舞,她唱歌。她爱唱那阙《画堂春》,却为我学了《游园惊梦》。

数月之后,她离去了。我心中藏满了许多话,离别之际,她穿着那天同样的殷红襦裙,笑着说:“再见了。”我竟一句再见的话也说不出来,眼角挂满了晶莹的泪珠,她用衣角拭去我的泪水,桃花般的笑容绽放在脸上,唱到:“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我接了下去,语气平静:“天为谁春。”在这阙《画堂春》中,我目送她远去。

我以为我能忘记她。

在食堂中,我端着糖醋排骨,自然地对右方说:“雪,你最爱吃的。”可她已经离我远去。盘子掉落,与大地奏出已不在是清朗的乐章,而变得忧郁了。

我哭了。

她离去一年后,我终于明白她不会再回来了。

我学会掩盖了自己的情绪,变得越来越外向,交了更多的朋友,但我始终无法忘记她。

流年终是负了韶华。

梦中,依旧是那座精致的小亭,依旧是流水潺潺,依旧是古桥上一袭古装的她,海棠依旧盛开,她转身,一抛方才的忧郁,向我奔来,樱红小嘴轻启:“若,我回来了。”

转瞬间,我一眨眼,她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有白影掠过,尾尖一点水红。

她是……?

数年以后,我开始默默地对着远方发呆,只是在收回目光时好像错过了什么。

白影掠过,尾尖一点水红。


新安江第二小学六(4)班黄若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