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木陀螺

投稿:蔡春兰 2019-10-21

投稿: 蔡春兰
学校: 乾潭一小
2019-10-21

手机查看

21世纪,人们对于玩具这一事物仍充满了创新精神。各种诸如乐高积木、盲盒、指尖陀螺、爆裂飞车等新奇的玩具层出不穷,不断上市,但我更喜欢自己动手做的传统玩具。

小时候,听大人讲述他们的童年,便自然也迷上了一种小玩意儿——木陀螺。

木陀螺对于我们这些21世纪初长大的孩子,的确是新鲜。用锯子往山下灌木丛边的烂树桩上狠狠“磨牙”,切下中间的那块大“树心”来,削成一块圆柱加锥形底,用铁钉及铁锤在下边钉一个小孔,放一颗钢珠进去,大木块就用大钢珠,小木块就用小钢珠,这是为了减小摩擦力,使陀螺转动时间更长,转动更快。再用几根草绳扎一个陀螺鞭。陀螺鞭不用粗,但是一定要长,还有,钉钢珠的时候要当心,铁钉钉的力度不能太大,钉的孔要稍浅。弄不好孔太大。不仅陀螺开裂,钢珠还卡不牢。

玩的时候,用陀螺鞭把陀螺的上半部分缠紧,再飞跑几米,手中陀螺鞭“呼啦啦”一抖、一甩,再回头时,陀螺已经在那儿“呼呼”转了好几圈了。看到陀螺没劲儿了,快停了,拿起陀螺鞭,“呼呼”的狠狠抽上两下,那陀螺便又舞兮蹈兮的在那儿转了。两个陀螺放在一块儿,那便是斗陀螺了,也甭管谁是谁的,提着绳儿就是一阵狂抽乱打,这到底是斗陀螺还是斗鞭功呢?陀螺没转起来,倒是泥土杂草被打的上下翻飞,如几个轻功高手在打架,怪可怜的。邻居陈楷瑞还别出心裁,想技高一筹,给木陀螺粘上几根不知道从哪座城哪条街哪个垃圾桶里翻出来的铁刺儿,做个“刺刺装”,可是中看不中用,是个银枪蜡样头。绳扎坏了好几根,刺儿也掉了好几根。重新粘的胶水儿,都有鞋底儿那么厚了。好不容易转起来了,那刺儿却像脱毛似的一根根掉下来。最后剩下的那两根刺儿被我的陀螺“天蜥2号”一下撞在中间,“啪”的飞了出去,刺儿远远的落入湖中,陀螺也滚入草丛,不知所踪了。

陈楷瑞向天哀嚎:“那可是我的传家宝啊……”

我戏笑他:“陈公妙计取桂冠,赔了陀螺又折刺儿!”

陀螺是我童年美好的回忆,它不仅给予我快乐,也筑就了我难忘的童年!


乾潭第一小学六(4)李浩宇

指导老师蔡春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