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我的小学老师

投稿:蔡伟春 2019-10-11

投稿: 蔡伟春
学校: 寿昌二小
2019-10-11

手机查看


我的记性一贯不太好,常常忘事。可有些事如果反复被别人提起,根基稳了,那估计一辈子也很难忘记了。我的小学老师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就是家人们坐在一起聊天时常常抖我的料后给我加固的。

我们兄妹几个的读书路程可算是平坦而闪亮了。我们读小学时学校校长是妈妈,读中学时校长是爸爸。这可好,我们走到哪,哪都能感觉得到身边投过来一双双友好、羡慕的小眼神。每天早晨一到上学时间,马路对面就会传来一些同学一齐呼喊的声音:“伟伟——伟伟——”。这时奶奶就会催促我快点,同学们在等我了。下午放学也一样,小伙伴们在校门口等着我们一路回家。这还不算,就连学校的老师也会惯着我们。记得有次哥哥被同学告状躲教室外偷偷学抽烟了,被我妈拎到办公室准备开揍。谁知剧情来了个大逆转,老师们一拥而上把哥哥“劫”走了!哥哥好两节课没上不说,后来据他向我们炫耀,当时还吃了好几颗糖呢!嘿嘿,当然老师们对我们也是毫不吝啬地夸聪明啊,漂亮啊等等。说实话吧,小时候的我还真不属于好看这类的,只属于胖墩、憨实的那种。他们要夸就随他们吧,这可不是我的错哟。

由于老师经常亲近我,所以我上课时也比别的同学胆子大些,想到什么问题就会问。现在回想起来就我这智商能问出什么好问题来就怪了,不过老师一定会耐心回答我有时还表扬呢!那时我们的一节课是四十五分钟,对于我这个一年级的小学生来说,还真有点难熬。有时时间才过一半我就会想下课。记得我那时问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杨老师,几点钟了?”杨老师知道我的心思,总是笑眯眯地告诉我:“快了,一会就要下课了。”有了老师的回答,我就安心多了。好吧,那时我根本就不认识钟,几点钟了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只不过是在等下课铃声响起的那一刻罢了。

记得还有一年的冬天,应该是我读二年级的时候。当时正在上语文课,我突然背上很痒,由于毛衣棉袄穿得多,圆滚滚的我很不灵活,根本抓不到。于是我站起来叫老师:“罗老师,我背上很痒,给我抓下。”罗老师愣了两秒,马上走下来到我座位上给我抓痒。罗老师冰凉的手猛然伸进我的背上,我本能地“啊”了一声,老师马上把手隔着我的内衣抓。她问我是不是这里痒,我说是的是的。可抓着抓着我又感觉引发背上别的地方也痒了,于是我又扭动着身子指挥着罗老师:“上一点,上一点”“下一点,下一点”。一番切磋后,我心满意足了,罗老师也放心地接着上课了。

三年级开始学写作文。读点书都经常蒙圈的我根本就不怎么明白写作文这回事。期中考试到了,作文是写一件难忘的事。我的脑子里也没什么事难忘,就随便写了件课间和同学拍皮球的事,大致内容就是我不小心打到同学了,然后向同学道歉了,简单得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扯了些什么。没想到这篇作文被邱老师用红笔密密麻麻修改过后,拿来叫我抄在作文纸上竟张贴在校园宣传栏里了。看到自己的作文被全校同学围观,心里别提有多美!哈哈,突然感觉写作文一点也不难,想写什么都可以。那件事对我的鼓励很大,我想现在我还一直喜欢写作与那时的启蒙是脱不了干系的。

我们四活宝在学校轮番上演的戏剧以及无厘头,都会被老师们及时反馈到校长妈妈那里,也成了他们课余时间可乐的话题,然后也成了几十年来我们一家人茶余饭后必不可少的笑料和调味剂。后来,自己也当了老师,这时才知道自己上课时要顺从一个学生的无理要求是多么的艰难和心塞。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己曾经就是这样被老师们一路呵护、宠爱过来,心田就会掠过无数的甜蜜和感恩,我也就会尽量放低姿态,尽量收拾自己的坏情绪,尽量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我的孩子们。或许,我和孩子们现在的每一次,也会像我的小时候一样,成为他们一个不可预料的特殊起点,成为他们幸福、永久的记忆。


寿昌二小蔡伟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