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慢慢来,我等你

投稿:姚云 2019-07-04

投稿: 姚云
学校: 大同初中
2019-07-04

手机查看

弟弟与同龄人相比,似乎有点儿迟钝。

他今年读中班,跟我的外婆住在一块儿,性格内向,有点儿认生,不太喜欢和家人以外的人说话。每周五去外婆家,我都会先去幼儿园——他常常是班里最后一个离开的。我会站在门口,远远地看着他,看着他用小小的手掌摩挲着墙上贴着的五颜六色的古诗卡片,看着他苦思冥想50以内加减法的小小背影。

良久,当他用余光瞥到站在门等候许久的我,他就会惊喜地奔向我,扑进我的怀里,用糯糯的声音甜甜地叫:“姐姐,你来啦!”我会摸摸弟弟的头,向同样等了好久的老师抱歉地示意——她也是我曾经的幼儿园老师——接着,牵着弟弟的小手准备离开幼儿园。走到大门口,他像是忽然记起来了什么,对着教室喊:“周老师再见!”直到听见老师的回应,才放心地跟我走出校园。

弟弟的步子很小,我迈的一步,他得跨小两步才追得上,所以我常常要放慢脚步。一路上,他会和我讲许多学校里发生的新鲜事,但是主人公基本都是别的同学。当他兴高采烈地说上课老师提问,他的好朋友峰峰回答得怎样积极,我打断道:“那你怎么没有回答呢?”他愣了愣,红着脸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道:“因为我不会,我不懂嘛……”

外公是以那种典型的“严父”形象出现在日常生活中的,作为一名干了大半辈子重活的农民,他认识一些字这一点已经成为了他引以为傲的资本,因此平常在家,他就非常严格地要求弟弟的学习。放学回家后要做一个小时的加减法,否则不能吃晚饭,连续做错附赠“竹笋炒肉片”。我常常笑外公过分严厉,毕竟弟弟才上幼儿园,正是无忧无虑的玩耍年纪,但弟弟仍常常被外公用来打人的细竹条吓得一惊一乍的。外公责备弟弟不如邻居家的小孩峰峰,弟弟总是哽咽着:“可是我就是不会嘛!”我便让外公先在边上歇着,自己教弟弟算数。我握着他的小手,一个一个地扳着他的指头教他,从10以内加减法开始,有事我如果讲得稍快了一点点,他便会焦急地叫我停下,再说一遍。峰峰已经学会了50以内的加减法,会背十几首古诗;弟弟刚刚学会20以内的加减法,能够背《咏鹅》和《望庐山瀑布》。每次他背诗卡壳了,都会把小脸涨得绯红。我则会提醒他一两个字,说:“别着急,慢慢来,姐姐等你。”他会笑一笑,露出左半边脸的小梨涡。

幼儿园感恩节举办活动,弟弟画了一束彩色的花,他用歪歪扭扭的笔画写道:“我爱我的姐姐,她说她会等我,让我man man(慢慢)来!”然后是一个大大的爱心。他把画给我的时候,害羞地笑了,而我,喜极而泣。

弟弟,姐姐没有什么为你买这买那的能力,但我会尽我所能地爱你,我会等你,告诉你,慢慢来,不要紧!

大同初中808班 张帆 

 指导老师  姚 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