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我梦中的那所小学校

投稿:赵建素 2018-12-09

投稿: 赵建素
学校: 洋溪小学
2018-12-09

手机查看

兰溪永昌,那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镇,那儿有我的老家。虽然现在一年还回不了一次老家,但随着时间的变迁,心里愈来愈念这块地,梦里时常奔赴那地儿。

记得,7岁那年,我还蹲在地上和小伙伴们丢着小石子,母亲一回家就赶忙牵着我手,说是要带我去一个好玩地方,跟着母亲,我慕明奇妙,穿过狭窄的弄堂小路,来到一个我并不陌生的地方――一所小学校。我第一次见到的是一位齐耳短发的中年妇女,看上去很精神,我开口便叫“奶奶好”, 后脑勺当时就被母亲拍了一下,“什么奶奶,快叫诸葛老师,”当时只记得诸葛老师笑着说,“嘴真甜,叫我诸葛老师好了。”就这样,以至于到现在我都不清楚她的全名。

刚进学校的那段时间,我很新鲜,真得很兴奋:学校的前前后后,我都跑过;学校的每一根柱子,我都抱过;学校的每一个石墩,我都坐过;甚至每个教室的前门后门,我都傻呆呆地站过,总之,我就是喜欢那学校,其实那也只是一所破旧的小学校而已,可我就是喜欢,喜欢那里的老师,喜欢那里的同学,喜欢看老师站在学校门口拿铁锤敲打绣钟催我们上课,赶我们下课,有时候出于好奇,自个儿也找了一张凳子,爬上去,踮起脚,学着老师样,一下,又一下,用力地敲钟,接下来的事,可想而知。。。。。。但是心里没后悔过,因为我玩过了。

教室的灯很暗,但在我心里,那是我心里最亮堂的地方,教室的桌椅很破旧,可我现在都还想再回去坐坐,小操场上,竹竿上的五星红旗总是迎风飘着,跑道上,青草青青,可我就是爱在那跑。

晚上,我喜欢趴窗户上,因为里面有老师在办公,我的数学老师是坐在临窗座位上的,每次只要考试完毕,晚上老师肯定会坐在那位置上批改试卷,我就趴窗户上,看她批改试卷,记得有一次考统计图,我看到老师在我的试卷上写着“100”,一激动拍手叫好,自己从窗户上直接摔了下来,小腿上一下子就画上了好多的折线统计图,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喜欢上了数学,我也不知是因为数学,还是因为喜欢这位漂亮的女老师,总之,四年级以后,我时常是数学的满分将军。

再后来,我遇到了秃顶的蒋老师,背地里老喜欢叫他蒋介石,有一次被他听到了,直接追着我赶到家,吓得我躲在门后不敢去上学。后来又遇到了把“猫”念成“喵”的陈老师,课堂上我总是在想他前世肯定是猫,要不然看到“猫”为什么就要叫“喵”呢。。。。。。

直到现在,好多老师的面容我还是能很清晰地想起,其实我已经有20多年没有见到他们了,我曾跑去找过他们,可是曾经的学校早夷为平地冒出了新房子,曾经的操场,早已被厂房替代,曾经的老师,早已退休,也许有些老师都已经不在了。

直到现在我还在念着他们,想着挺大肚儿给我上课的吴赛琴老师,直到宝宝出世才停止给我们上课,是她教会我写《我的邻居》一文,是她让我知道新安江水电站,是她教会我画第一条小鱼,当看到自己画的那条小鱼被贴在墙上时,让我高兴得每天中午都要跑去看一会,生怕小鱼儿会游走似的。。。。。。

如今,我从教也有二十年了,不管我走到哪,我深爱的这所小学校,永远占据我心头,抹不去,在梦里,时常梦到自己,在那间破旧的小办公室里,那也有了属于我的办公桌,在那,和我的老师们一起说说笑笑,谈论着教育路上的点点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