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生活在别处——獾与阿佛

投稿:吕娟 2018-05-21

投稿: 吕娟
学校: 新安江一小
2018-05-21

手机查看

题记:人生这一趟漫长之旅,你最在意什么?

永难与欲望同步的财富,挥之不去的岁月痕迹,抑或其他?

人生如意甚好,不如意,恐恨不得生活在别处。对,生活在别处,别以为不可以,读书便有这般魔力。

书有很多种:有的书是盔甲,在竞争激烈的当下,我们需要它坚硬外壳的庇护;有的书是禅师,常与其往,哪怕不对话,也能受熏三分智慧;有的书则是风景,总有你为之倾迷的一幕,眼球连带内心一并愉悦了……而有的书,则是种意外,绘本如是。近些年,它们非常意外地闯进了我的世界。

隧道里的獾

或鲜明或粗放的图画,配以三言两语的字幕,绘本便以这般亲切温和的姿态行走幼儿的世界,吐纳智慧,递送精神食粮。它从不经意地说道,小小的故事而已;它也不故弄玄虚,纯粹的幼儿语言,但你读着读着,就被它大道至简的智慧所折服,如《獾的礼物》。

“獾是一个让人依靠和信赖的朋友,总是乐于帮助大家。他已经很老了。老到几乎无所不知,老到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毫无掩饰的开头,让“死亡”这个话题沉重得猝不及防,正犹豫着要不要和女儿继续读下去,而翻页的第一句话便打消了我的顾虑。“獾并不怕死。死,仅仅是意味着他离开了他的身体,獾不在乎。因为随着岁月的流逝,他的身体早就不听使唤了……”苏珊式的坦率让我为刚才的顾虑羞涩。在孩子面前,面对沉重的话题,我们首先想到的是掩饰或逃避,而不是坦诚和担当,殊不知他们迟早要学会看淡离别、悦纳痛苦。苏珊式的教诲也远不只这些:

接下来,在鼹鼠的口述中,我们纪念了那个不厌其烦教它剪纸的的獾;在青蛙的灵活的溜冰舞步中,我们一起回忆了那位不怕打滑的獾老师;狐狸漂亮的领结,则让我们一起回忆起那个细心有致的獾……总之,獾留下的礼物让小伙伴们受益终身,回忆獾留下的礼物终于让小伙伴们渡过了那个漫长的冬天,接下来又一个人生的春天。那一刻,小伙伴的心情,我的心情尽在最后一页云淡风轻的插画中飞扬……

合上书页,獾的礼物也恍若传至我手:獾在伙伴群中的角色,不正是我们为师者在孩子中的定位吗?我们是孩子的朋友,是个有能力给予他们帮助的大朋友。在给予帮助的过程,琐碎的麻烦通常会让人忍不住抱怨,那份给予的快乐常常就湮灭在抱怨中,而獾从来都是耐心有方,不抱怨,不气馁,这也是善待它自己呀,伙伴必将用成功的喜悦回报于它!獾真是位乐于付出的朋友,獾更是热爱生活的獾,智者如獾。

獾的礼物真妙,谢谢你,獾!谢谢你,苏珊·华莱!

石墙下的阿佛

这就是绘本将我领进的别处,这别处,你说它远,它也不远,说它近,它也不近。这不,那堵老旧的石墙下,也是我常去之处。那里有位朋友,《田鼠阿佛》。

眼看冬天不远了,田鼠一家都开始采集玉米、坚果、小麦和禾杆,忙忙碌碌的。只有一个例外,就是阿佛。它一动不动,采集阳光,因为冬天的日子又冷又黑;它盯着草地,采集颜色,因为冬天是灰色的;它半瞌半醒,采集词语,因为冬天的日子又多又长,它担心会把话说完。

随着第一场飘雪降临,冬天如期而至。一开始,五只小田鼠靠着秋日里的收获度过了一段不错的日子。可是当他们一点一点地啃光了几乎所有的坚果和浆果,禾杆没了,玉米也成为了记忆。石墙里很冷,没有人想要聊天。

这时候,这时候,阿佛献出了自己收集的一切:金色光芒的阳光、蓝色的长春花、红色的罂粟花……阿佛还念了首自己的诗,大家在赞颂“好啊,阿佛,你是个诗人,真想不到!”时,冬天就慢慢熬了过去。面对赞赏,阿佛则红着脸,鞠了个躬,害羞地说:“是的,我知道。”

那又是有多少人,不知道自己原本可以是个诗人,不知道自己本可以诗意栖居!阿佛的诗意让他们一家战胜了寒冷。回望自己,雷同的教学工作迟早会迎来它的冬天,它会慢慢变得枯燥,渐渐让你心生倦怠,甚至麻木。那么我们有没有像阿佛一样,在美好的日子里就开始慢慢蓄积能量,让枯燥的日子里有一些诗意可寻……

书就是这般神奇,无论它是怎样的形式,走近它,都能常使你生活在别处。恰是别处,总有异样的精彩,或是意外的收获;但你也不必在隧道里迷恋太久,也不用在石墙下待太久,因为书是最慷慨的,那些精彩你统统可以打包回家。

如我,这两趟别处之旅,让我心觉:光幻想不行,仅疲于付出太累,我的生活里一定得先有只獾,然后,不能少了阿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