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三顾红楼

投稿:蔡伟春 2017-12-04

投稿: 蔡伟春
学校: 寿昌二小
2017-12-04

手机查看

现在说起看书,实在有些惭愧。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我就不再愿捧起书一页一页地静心阅读了,取而代之的是电脑,手机。不过说实话,曾经的我还真的是个文学爱好者。从小在书香家庭的熏陶下,书与我就没有分开过。从小人书到少年文艺,从小说到散文,我尝过了书的百家宴。如今已人到中年,却仍忘不了曾三次触及《红楼梦》的难忘经历。

在我刚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们兄妹几个就随父母离开了农村搬到了城市。房子很大,父亲便有了他独立的书房,一个大大的书柜很是醒目。我常常怀着好奇心趁父母不在时偷窥里面排得整整齐齐的书,可我不管翻到哪一本几乎都看不懂,有些连封面上题目的字都不认识。但里面第二排的那三本,我不但认识,而且还很熟悉,那就是《红楼梦》。因为我好几次听到父亲和母亲聊《红楼梦》的故事,有时说贾宝玉太风流,林黛玉太爱哭;有时说王熙凤太泼辣,贾母太善良。看他们每次都聊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我便产生了也去看这书的冲动。可当我真正拿到这套书跑到自己房间偷偷看时,我傻眼了!这哪看得懂!因那还是七十年代的老版本,分上、中、下三册,里面的字都是竖版的。就凭我读的这两三年书,无论哪一页我也认不到几个字。可里面的插图却很是吸引我,我几乎把三册里面的插图都看遍了。我喜欢里面那些身材苗条、长发飘飘的美女,于是就照着这些人物的样子在图画本上一一画下来。我特别喜欢画贾宝玉和林黛玉,我会用蜡笔给他俩每次穿不同颜色的衣服,有时还让他俩肩并肩,手拉手。欣赏着这些图画,我有种极强的满足感。

第二次阅读《红楼梦》是我上中学的时候。那时已有《红楼梦》的电视剧了。有时周末随父母一起看几集。我真被里面富裕的红灯绿酒的生活所陶醉,而其中被掩盖的肮脏的一面我却可以统统忽略。我爱里面的每一首歌,向同学借来歌本抄歌曲,然后天天唱,特别是《枉凝眉》和《葬花吟》,我都能把自己唱哭。由于电视剧看得有上没下,于是我一边断断续续地看着电视一边紧锣密鼓地看起新版的书来。其实,这书我仍不怎么看得懂,但我很努力,一知半解没关系,我还是能从书中感受到贾府为贾宝玉和薛宝钗准备婚事的喜气洋洋,体会到潇湘竹院面色苍白的林妹妹在等宝哥哥的到来。贾宝玉的风情万种和林黛玉的梨花带雨在我的脑子里无法抹去。我常想,宝哥哥如果不老是气林妹妹,林妹妹就不会死,那他们就可以成一对了;我有时甚至偷偷想,假如我是林黛玉就好了,我一定会不顾一切爱贾宝玉的,绝不放过他。想过后,我的脸都红了。

再后来,我参加工作了。在众多的追求者中,我始终忘不了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凄美爱情,这也严重阻碍了我的择偶标准,以致发展到后来妹妹都有男朋友了,我还名花无主。在父母时时念着紧箍咒的强大压力下,我再一次翻开了《红楼梦》。这次,是我最用心走进红楼的一次了。说来也怪,这次我感受到的完全不是中学时那样的气息了。我似乎一夜之间清醒过来,那时的美好爱情被现在看到的任人摆布、不知反抗所代替了;那时的绫罗绸缎被现在看到的兴衰起落、世态炎凉所覆盖了。原来,我一直幻想的润泽其实是没有去深及的社会黑暗,林黛玉理想的爱情注定是封建家庭的爱情悲剧。呵呵,难道林黛玉最终的死和贾宝玉最终的看破红尘、出家为僧会是我最终所要的么?!

三顾红楼,三生有幸。我心中的红楼轶事就这样和我结下了不解之缘。或者,该是我四顾红楼的时候了吧,我预感一定还会有不同的体会和见解。

寿昌二小  蔡伟春

精选作品,已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