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老信

投稿:翁灵龙 2017-08-19

投稿: 翁灵龙
学校: 新安江中学
2017-08-19

手机查看

又到了祖父的生日了,他们准时来了。这两位老人,自我记事起,每年到了祖父生日的这一天都来,从两鬓斑白到白发苍苍。当他们和蔼慈祥地对着我微笑时,脸上总会浮现起几道深深的皱纹,那是岁月的印记。

父亲见他们来了,陪他们聊起来:“你们也一大把年纪了,不用再来家里了,以后我带着孩子去拜访你们吧!”两位老人的鬓发被微风吹拂着,笑呵呵地拍了拍胸脯:“那怎么行呢?我们当初约定好的,那份无字的契约可得继续遵守下去……”

从他们的谈话中,我了解了那段往事。

年轻时,祖父冒着“收个徒弟抢饭碗,弄得全家吃不饱”的风险,收下了那些慕名来学水电技术的人做徒弟。

那时祖父以他的技术和做人为人所知。平日里,答应帮张家装电无论多晚都要去,明天说好给李家修灯一定早早就到,有时收水电费,即使他人有怨言,他也从不埋怨,更不嫌累……祖父一直以身作责教授他的徒弟做事与做人,后来也影响着父亲及我们这些后辈。

岁月终究是匆匆逝去了,如白驹过隙,总是不易让人察觉。祖父也一天天地变老,到了他再也不能带头去水电作业的那一天,他把搭档和徒弟们都召集了起来:

祖父对着他的徒弟们说:“我啊,老咯。从今往后,再也不能带领你们去作业了,以后你们就跟着我的搭档去工作吧。”说着,会意地望了望他的几个搭档,轻轻地点了点头,接着又说道:“你们以后自己好自为之吧,但有一点切不能忘,那就是讲诚信!……”祖父神情变得严肃起来,眼神中顿时多了几分凝重。徒弟们自然不敢懈怠,纷纷认真地听他说。祖父交代了身后事,便让他们各自散去了。

但是,搭档和徒弟们的心没有散,离开祖父家,他们又聚在一起,十几个人围在一起商议。

“大家说说看,师父他教了我们这么多年,带着我们作业多不容易啊!”大徒弟站起身来,有些激动地说道,“而今他赋闲了,我们大家也应常去看他,毕竟也是师徒一场!”

祖父的副手听后,也站起身,向着众人,语重心长地说道:“是啊,毕竟当初那么不富裕,他也不吝惜自己微薄的薪水,收大家为徒,毫无保留地把技术传授给大家,而今我们也确实该常去看看他。”

“好!我们赞成!”众人也都会意了,异口同声说道,“每年我们大家直接也都走动走动,情谊不散!”于是他们定下了这份心中的契约,每年到祖父生日时为他庆祝。这份契约无笔录、无字载,凭得只是心中的那份诚信。

一年后的家里人声鼎沸,搭档、徒弟们都来了。

“师父近来还好吧?”“祝师父身体健康!”……

“好好好!”祖父笑得合不拢嘴,他真得太开心了。中午的酒席间,徒弟们都纷纷来向祖父敬酒,搭档们陪着祖父聊起了他们一年的工作。厅中,喝酒、划拳、聊天的声音一片,家中更是热闹非凡,祖父祖母那时真是忙得不亦乐乎……

之后几年几个搭档和徒弟们也都来。可是时间一久,还是有许多人怠慢了,有的时隔两三年来一次,还有的四五年来一次,再有的干脆也就不来了,这份契约似乎就这样渐渐被人遗忘了,但祖父却会独自去搭档、徒弟的家中走动走动……

又过了许多年,家中终于冷清了,祖父也时常愁眉不展的。而还能坚持来看望他的人已寥寥无几了,我所知道的就只是这两位老人了——祖父的副手和大徒弟。在他们来的那几日,祖父的眉头舒展了,他难得地高兴,痛痛快快地喝了一回酒,和他们聊了很多,聊了很久。 

而今我渐渐长大,祖父已辞世多年了。父亲陪着他们两人,就像当初祖父和他们两人一样。离去时,我望着这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祖父的影子,看到了老一辈人用自身行为坚守的是“诚信”二字,这亦算是他们留给我的一种家风家训吧。几十年如一日,风雨亦无阻的前行,他们坚守的那份无字契约,我称为老信。


新安江中学  新高一    翁灵龙

指导老师  航头初中 周慧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