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那一碗面

投稿:欧阳蔚君 2017-03-31

投稿: 欧阳蔚君
学校: 明珠小学
2017-03-31

手机查看

古严州府的美食很多,但最大众化的当属那一碗手工拉面。春夏秋冬,无论哪个季节,十字街口那家老字号的面铺子里,总是客流不息。学生时代的我,是那家面馆的常客。    

每到下午4点左右,正是放学的时间,那位个子小小的面老板就会登场亮相,一身厨师套装,雷打不动地背对着街面,专心致志地忙活开来。只见他双手抓住面剂子两头,一拉一折,一抻一扯,开开合合,合合开开,拉出来的面条粗细均匀、不粘不断,全部动作一气呵成,引得路人,特别是我们小孩看杂技表演一样。正当人们暗暗叫好,等着面条下锅之际,面老板却轻喝一声,展开双臂,将面条在案板上“啪啪”甩上两下。随着清脆的响声,案子上的面粉就象云雾一样散开来。我以为老板是要把面条上的细粉抖落,却有上年纪的老顾客告诉我,是要给每一根面条上都均匀地粘上一层薄粉。到底是什么道理,我却不曾问过面老板,因为每当这个时候,我最关心的是面条快点下锅。果然就见面条“嗖”的一下就被投到锅里,莲花一样在沸腾的水里旋转……整个拉面过程只有一两分钟,真叫人眼花缭乱。 

但更让人眼花缭乱的是老板娘。她里里外外地招呼着,这边刚“唰唰唰”地炒着配菜,还一边用黄鹂鸟一般好听的声音应答着一波波的客人:“嗳,好咧,马上就好!”“你那边先坐着”……锅里的菜料还在吱吱作响,她几步小跑着迅速收拾完桌上残剩的面汤碗,随手就把桌面抹得干干净净;只眨眼睛的功夫,她却又回到锅灶前,拨拉着锅子里刺啦刺啦直冒白烟的菜,火候刚好,一点不糊。香干丝红棕,精肉丝嫩黄,白菜丝水头依然鲜艳,就这样铺陈在那一碗热气腾腾的手工拉面上,端到了你面前,看看就已口舌生津。“咕嘟,咕嘟”地咽下不住地往上满溢的口水,从简易筷筒里抽取一双筷子,嘴巴开工了! 

一直吃了十几年,再后来,我女儿也上学了,我俩一起成了这家面馆老主顾了。进入店铺,我和女儿常常相对而坐,在一个粗瓷大白碗里,满满地盛着汤和面。女儿总是放入一大勺最辣的炒红椒,直到上面漂着一层红红的辣椒油,才笑眯眯地拎起小小的醋壶,倒入不少的陈醋,直到醋味十足,才肯拿起汤匙喝汤,而后吃面。小小年纪的女儿,每每都能把面条吃干净,配菜捞干净,面汤自然也必须喝个见底,捂个圆滚滚的小肚子埋怨我:“太好吃了,妈妈你怎么不帮我吃点,害我又撑着了。”但她的小脸蛋红扑扑的,分明就是满足之色呀! 

多少年过去了,我们离开了梅城,虽离开得不远,却再也没有去吃过,也只有在回忆中品味那儿时的味道,青春的味道了。不知道面老板是否依然精神抖擞,老板娘是否依然风风火火…… 

这个春天,我骨折养伤在家,女儿一直在练习掌勺,手机里下载了好吃厨房的APP,对照着菜谱为我变着花样在熬制各种汤了煲了的,每天都为我补充营养发愁,“今天晚上,我们吃什么呀?”“其实,我只想吃一碗面条。”我想念最爱的面条了,脱口而出。“啊,这怎么行呢,而且我不会啊,妈妈!”女儿扁扁嘴。 “好了,吃货妈咪就指导指导你。汤面,最容易烧,也是最讲究的……”我让女儿准备了牛肉、苦叶菜、西红柿等食材,从煮面捞面开始一步一步现场授课。我坐着说,她边听边忙碌着。一片片卤牛肉,一段段绿绿的苦叶菜,一丝丝绿白色的嫩黄瓜,都放置在捞出来的面条上边,再往面碗里由上而下倒入放了葱花的西红柿蛋汤,那一瞬间,整个厨房都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我先尝尝看!”女儿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汤,“唔,真鲜!” 两人一阵风卷残云之后,碗里也不剩一丁点什么了。女儿的脸蛋不再有幼年时的红扑扑,却仍有那种满满的兴奋和满足。说起来好像只是一碗普普通通的面而已,但对于初次尝试煮面的女儿来说,会不会比之前享受了好几年的梅城手工拉面还要鲜香呢? 

入夜,窗外春雨缠绵,记忆中的古镇变了吗?山脚水头是否依然静谧空灵,街头巷尾是否依然私语安恬,最重要的就是街心那家面馆,是否依然值得某人为伊销得面憔悴。 今夜不寂寞,仍见一碗面,还闻满口的香。记忆中的点点滴滴细流从深处漫来,化成氤氲升腾的香味,环绕不去。但想得久了,惆怅便又慢慢地弥升开来。梦至深处,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斓珊处…… 一碗面而已,一碗面而已。

明珠小学 欧阳蔚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