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建德小记者网 首页

拜年

投稿:王永武 2016-03-13

投稿: 王永武
学校: 下涯中心小学
2016-03-13

手机查看

每年正月初三,我再忙,都要到梅城舅舅家拜年。同行的还有弟弟。

舅舅家住在离梅城长途车站100米左右的地方。他家住在四楼,70多平方米的房子安排三室一厅一厨房一卫生间,很拥挤,客厅里很小,如果放一张可以坐我10人的圆桌,人就无法走动。但是这里,却是我和弟弟最喜欢呆的地方,我和弟弟坐在舅舅面前,边聊天边等舅妈捧着热腾腾的饭菜到桌子上来,仿佛又回到我们的少年时光。

那时候,舅舅家住在一个山坳里,门口有条人迹罕至的小路,平常只有外婆、舅舅和我三人,没有邻居,所以只要有一个人从门口路过,外婆就会很开心,热情地叫他进来歇脚、喝茶、吃饭。舅舅因为早年丧父,家境很贫寒。记忆中,舅舅家房子很破旧,盖着草的房子总会漏雨,可是我却愿意把那里当自己的家。因为外婆和舅舅很爱我。

后来到外方村盖了房子,娶了舅妈,家里的日子才慢慢好起来。那时候我已经读高中了。在我结婚之前,我和弟弟都喜欢去舅舅家,舅舅总是乐呵呵地招待我们,舅妈也对我们很好。

我舅舅和舅妈只比我年长十来岁。舅舅年轻时候很英俊,虽然家里穷,但是性格很好,丝毫没有一点穷酸气。我从来没有听到舅舅抱怨过。我和弟弟的乐观豁达,也许就是从他那里继承下来的。

前几年,舅舅在梅城买了房子,虽然房子不大,但是总算在城里安了家。舅舅从此也变成了工人。他书读得不多,但是很肯动脑子,什么活,只要看一眼就会,什么都难不倒。今年拜年时候,我的视线落在舅舅头顶时候,看见他的头发更稀疏了,我的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舅舅却笑着安慰我说:“头发也留不住,不要紧,反正是老头子了。”听了他的话,我赶紧移开视线,掩饰我内心的痛楚:“舅舅老了。”

每年初三,我和弟弟去拜年,都是舅舅陪我们聊天,舅妈烧菜。满满一桌,都是我和弟弟爱吃的。舅妈总是把鱼留给舅舅烧,因为我们是吃着舅舅烧的鱼长大的。饭桌上,舅妈和我们,什么都聊,把我们俩当做自己的孩子,什么也不瞒我们。

饭后,照例是舅妈和舅舅做汤圆招待我们,里面的馅儿也年年不变,葱炒鸡蛋,很香,舅舅包汤圆很利索,又快又圆。午饭不久,就要吃汤圆,我和弟弟都是满满一大碗,我总是肚子吃撑。弟弟说;“在舅舅家吃汤圆,也是过年的重要内容之一。不多吃,就是辜负了舅舅舅妈的心意。”

弟弟不说,我也明白。